揉脸

玫瑰与天鹅

他走出卧室,发现客厅里坐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。

他环顾四周,只有正对着邻居人工湖的窗口正大开着,而男孩也一直看着窗外。

“你是爬窗户进来的?”

男孩没有回头,带着笑容的侧脸上,隐约可以看出他英俊的邻居的神采。

“在这等着,我去找人来认领你。”

说着他正要走向大门,男孩拉住了他的手。他回过头,男孩并没有看他,视线还是落在窗外。

“好吧,我带你回家。”

他拉着男孩走出了屋子,出门前他发现,摆在餐桌上的玫瑰花不见了,那是他几天前去郊游采回来的,灿烂浓烈,给他的屋子添了一点浪漫的装饰。偌大的屋子只住了他一个人,唯一陪伴他的是一只毛发乌黑的小马驹。一定是被这淘气的小家伙偷偷叼走了,他想。

一走出门,男孩便挣脱了他的手,他看着男孩冲向了邻居的湖边。

湖的另一头,是邻居几天前不知道从哪里弄回来的一只天鹅,天鹅原本洁白丰满,只是远远看着便觉得纯洁可爱,可惜似乎不爱动,自从落户邻居家就一直偏安一隅。两天前更像是生病了,他每每经过,都能看到水面飘着天鹅身上脱落的羽毛。

神奇的是,他看到天鹅仿佛也发现了奔向自己的男孩,挥动起羽毛所剩无几翅膀想要进行久违的飞行,可是好像已经飞不动了。

男孩驻足湖边,对面是天鹅徒劳无力的挣扎。

突然,男孩跳进了湖里,他还处在惊讶中,天鹅也从水面上沉了下去。

然后,在他不可思议地瞪大的眼睛前,水面浮起了一片片红色的花瓣和白色的羽毛。

 

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把他从梦中带了出来,他匆忙披上外套,一边往大门走一边回味着这个奇怪的梦,他打开门,惊讶的发现是他的邻居,一个和他一样孤独的倔老头子,他怀里抱着一团白色,唔,是那只天鹅。邻居看起来很焦急。

“它好像快不行了,能送我们去医院吗?”

他爽快的答应了,他非常理解,如果是他的小马驹病重,他也会忧心地无法驾驶的。

当他转身去拿车钥匙的时候,他发现摆在餐桌上的玫瑰还在,只是已经枯萎了。
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Cε(┬﹏┬)3揉脸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元子小居